罪犯狱中网恋三年诈骗数十万

八哥 17 0

前往网恋男友“王小坤”在唐山市乐亭县的老家观察之前,44岁的单亲妈妈周慧玲(假名)仍然抱有一丝希望:她遇到的不是骗子而是真爱。

2014年,她通过微信结识了自称是河北省唐山市海港经济开发区城建局副局长的“王小坤”。屏幕那头的男子为自己勾勒出近乎完善的人设:即将援藏的国家公务员,仕途一片广漠;妻子和怙恃双亲都已在车祸中去世。

罗荣兵在狱中和周慧玲的谈天记录截图 本文图片均为受访者提供

周慧玲很快被“征服”,纵使素未碰面,二人却建立起恋爱关系。今后三年,“王小坤”不停向周慧玲要钱,理由总是林林总总:为疏通政界关系给他人送礼、请客吃饭、在接受组织观察阶段医治伤病,抑或是为周慧玲的孩子解决上学等。周慧玲全都准许,前后共计打款38万余元。

可她没有想到,网恋三年之久的男友竟是河北省唐山牢狱的服刑职员罗荣兵。2017年1月,罗荣兵刑满释放,同年5月,周慧玲辗转将其找到。

二人首次照面,罗荣兵在周及其家人的要求下写下认罪书,后于昔时5月因涉嫌犯诈骗罪被唐山市公安局路北分局刑事拘留。2017年12月5日,路北区法院一审讯断罗荣兵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8年6个月,并处罚金15万元。

周慧玲告诉汹涌新闻,作为案件受害人,她未收到法院的开庭通知。汹涌新闻注意到,一审讯断认定罗荣兵用手机实行诈骗是其在唐山牢狱服刑时代,但未说明作案使用的通讯工具泉源。

周慧玲质疑,牢狱治理职员对此负有责任,“否则一个罪犯是怎么做到在牢狱里跟我语音谈天的?”

讯断下达以来,周慧玲不停向唐山牢狱、河北省牢狱治理局、政法委等有关部门求告,想为自己的遭遇讨个说法。她称,唐山牢狱方面给她的回复是:实行诈骗用的手机系由外来事情职员进入炊场时带入的,狱警对此并不知晓。

独身母亲网恋“副局长”三年未碰面,被乞贷38万余元

现年44岁的周慧玲是河北省唐山市人,早年离异后独自带着儿子生涯。2014年底,她在微信上有时结识了一个叫“王小坤”的男士,对方自称是唐山海港经济开发区城建局副局长。

汹涌新闻查阅相关资料发现,在2014年至2017年时代,唐山海港经济开发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并未有过名叫“王小坤”的副局长。

微信谈天中,“王小坤”透露自己丧偶,且前妻死于车祸,不久后他也即将踏上援藏之旅。周慧玲很快被他吸引,从未碰面的二人敏捷建立起恋爱关系。

只是有一点颇为怪异,“王小坤”每天和周慧玲联系都近乎在牢固的时间,早中晚各一次,每次谈天时间在半小时左右。周慧玲说,早先“王小坤”注释是:“事情或应酬忙碌,不方便。”

两人“在一起”3个月后,“王小坤”称已远赴西藏援藏,周慧玲想要见一见男友的愿望又落空了。但这并没有故障两人在网络空间里继续发展恋情。

周慧玲提供的微信谈天记录显示,“王小坤”以在援藏过程中为给自己博得好评,向她乞贷给向导送礼物。今后,“王小坤”又称其姐夫是唐山市教育局向导,能为周慧玲儿子解决上学难题,但需要一些钱疏通关系。

银行流水显示,自2015年2月3日至案发,周慧玲先后向“王小坤”打款共计38.92万元,且收款账户均非“王小坤”。周慧玲称,“王小坤”告诉她因自己向导干部的特殊身份,钱款只能打入同伙孙某和宋某丰的帐户,以防被查。

为何在从未碰面的前提下延续向网恋工具打款?周慧玲说她并不是没有过嫌疑,2015年整年“王小坤”上线与她谈天的时间越来越少,对方给出的说法是因“老向导”范绍慧失事而受牵连,不方便联系。

公然资料显示,范绍慧曾任河北省唐山市第十三届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早在2014年1月3日,中央纪委监察部官方网站就已公布新闻,范绍慧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被立案观察。

谈天记录显示,“王小坤”还称自己在接受组织观察时代患上男科疾病,需要钱治疗,周慧玲也信赖了,并为他打了钱。

网恋男友实为服刑职员,出狱后碰面写下认罪书

2016年下半年,周慧玲越发以为事情纰谬,她请托在公安局事情的同伙观察“王小坤”的身份,却发现他此前提供的身份证号码与系统内挂号的姓名并不一致。碍于情面,她没有将此事告诉家人,也未报警。

一段时间后,寂静多时的“王小坤”溘然发来新闻,告诉周慧玲他已经因职务犯罪获刑,被送至河北衡水牢狱服刑,刑期至2017年3月止。此时,“王小坤”还向周慧玲提出,希望她能去自己老家帮他寻亲。

“王小坤”称,自己是被人收养的,生怙恃在唐山市乐亭县,本名叫罗荣兵。周慧玲厥后发现,这是三年恋爱中罗荣兵对她说过的为数不多的几句真话。

抱着一探虚实的想法,她带着儿子找去了,可得知的事实却令她震惊。罗荣兵老家的亲戚告诉她,他早在2007年就由于盗窃罪入狱,今后一直在唐山牢狱服刑。之后周慧玲又辗转托人领会情形,证实唐山牢狱确有一名叫罗荣兵的服刑职员,而且在2017年1月刑满释放。

发现上当后,周慧玲在微信上联系罗荣兵要求碰头,对方没有准许,然则提出可以分期把骗走的三十多万元还给她。周慧玲早先仍然信赖罗荣兵的答应,但在几回催款无果之后,她彻底绝望了。

为了引他中计,她用外甥女的微信号加了罗荣兵,也以恋爱为目的要求在唐山碰头。

以彼之道还之彼身,这一招果真奏效了。

失去手掌脚掌女子执教12年

四川泸州合江县人民小学英语老师杜宣梅因小时候得病,失去手掌脚掌。上学的时候老师对她特别照顾,让她心中萌发当老师的憧憬。毕业后,杜宣梅如愿成为一名教师,一当就是12年

2017年5月5日,罗荣兵在周家人要求下写下的认罪书

2017年5月5日,罗荣兵和周慧玲及她两位家人碰了面。圈套被劈面揭穿之后,罗荣兵在周及其家人的要求之下写下了认罪书,对三年内通过网络对女方实行诈骗的全过程供认不讳。

有罗荣兵指模的亲笔认罪书称,罗荣兵曾用名王小坤,是一名服刑职员,他此前提供给周慧玲打款的帐户其中一个属于前狱友孙某,另一个则是那时同监区狱友宋某的哥哥宋某丰。罗荣兵写道,“我那时靠近快出来,想从女方骗点钱回家后做生意用,孙某是我自己联系的,自从钱打入那两个人的卡上后,我基本没有用过,由于在里面无法用也拿不出来。”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认罪书称,罗荣兵出狱后也没能联系上为他转移赃款的宋某丰和孙某,“我至今也没拿到钱,最终,我良心发现,自己的做法是违法的,对不起女方,以是今天把事情的所有经由和真相用书面形式说清。”

被控诈骗再度获刑,讯断书对狱内若何实行犯罪未详提

昔时5月6日,周慧玲带着认罪书和罗荣兵向唐山市公安局路北分局报案,同年5月19日,罗荣兵因涉嫌诈骗罪被路北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

2017年12月,唐山市路北区法院对罗荣兵涉嫌诈骗一案作出一审讯断。

2017年12月5日,唐山市路北区人民法院对此案一审讯断,罗荣兵犯诈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6个月,并处罚金15万元,法院同时责令退还尚未被追回的违法所得23.32万元。

一审讯断书显示,2007年2月6日,罗荣兵因犯盗窃罪被河北省乐亭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5年,并处罚金8万元,剥夺政治权利3年。2014年年底,罗荣斌与被害人周慧玲在通过微信熟悉,之后的2014年至2017年间,罗先后虚构请客吃饭、给他人送礼、为周的孩子解决上学医治伤病等种种理由,分多次骗取人民币共计38.92万元。其中,部门赃款被罗荣兵浪费,公安机关在案发后向孙某追回了15.6万元。

路北区人民法院以为,罗荣兵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接纳虚构事实、遮盖真相的方式骗取他人钱财,数额伟大,冒犯《刑法》第266条,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且其有犯罪前科,依法可从重处罚。

汹涌新闻注意到,一审讯断认定的罗荣兵实行诈骗行为正是其在唐山牢狱服刑时代,那作为服刑职员他是若何获取通讯工具并使用网络对外联系的呢?

周慧玲说,在要求罗荣兵写认罪书时,罗曾交接因其在狱内的岗位是炊场,因此治理较松。周慧玲以为,即便是在炊场,也属于牢狱之内,罗荣兵能在延续三年时间内接触到手机,狱警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最少存在失职或玩忽职守,否则一个罪犯是怎么做到在牢狱里跟我语音谈天的?”

周慧玲称,此案于2017年11月2日由检察院向路北区法院提起公诉,12月1日公然开庭审理时法院却并未通知受害人,而且向她送达讯断书时讯断也早已生效。

短短四页讯断文书中,对于罗荣兵实行犯罪的工具泉源只字未提。

受害人质疑牢狱有责任,牢狱称手机系外协职员带入

今后,周慧玲不停向唐山牢狱、河北省牢狱治理局、政法委等有关部门求告,想为自己遭遇“狱内诈骗”讨个说法。

她在信访资料中写道,诈骗犯罪在唐山牢狱内发生,服刑职员没有受到牢狱牵制,牢狱对结果负有责任,她要求牢狱提供经济赔偿。

对于罗荣兵在狱中使用手机的泉源,周慧玲提供录音称,唐山牢狱方面回复:实行诈骗的手机系由外协职员进入时带入炊场的,狱警对此并不知晓。即便如此,2019年3月15日,唐山牢狱方面给到周慧玲7万元人民币,并要求她签署收条。

2019年12月,唐山牢狱就周慧玲要求牢狱举行经济赔偿作出信访事项回答意见书,其中称,罗荣兵已被判刑,法院责令罗将违法所得23.3万元退赔给周慧玲。

信访回答函

回答中还写道:依据《牢狱法》及有关划定,牢狱人民警员依法治理牢狱,执行刑罚,受执法保护;罪犯必须严格遵守执法、律例和监规纪律,禁绝私藏手机、现金、便服等违禁品,一但持有或使用上升违禁品,牢狱将予以严厉打击,特别是罪犯持有或使用手机,牢狱将给予紧闭处置,同时注销所有奖励。

这在周慧玲看来格外具有取笑意味,2017年1月,罗荣兵正是经减刑后提前出狱。

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年1月作出的刑事裁定书显示,唐山牢狱以为,罗荣兵在服刑时代认罪悔罪,认真遵守执法律例及监规,努力参加头脑、文化、职业技术学习,同时努力参加劳动,努力完成劳动义务,曾记功5次,表彰1次,确有悔改表现。后唐山中院经审理查明,唐山牢狱提供的相关证实质料属实,并依法对其作出减去1年5个月有期徒刑的裁定。

河北省牢狱治理局对手机进狱的处罚划定

汹涌新闻注意到,依据《牢狱和劳动教养机关人民警员违法违纪行为处分划定》,河北省牢狱治理局对“手机进狱”做出了异常明确的处罚划定,包罗:1.携带手机进狱,向导一律免职、警员一律革职、工人一律排除劳动合同、外协职员一律最低罚款3万元;2.为罪犯通报手机的,警员一律开除、工人一律排除劳动合同、外协职员一律最低罚款5万元并克制再次入狱;3.牢狱大门、会见室等值班警员检查不严,致使手机流入狱内的,一律给予记过以上直至革职处分;4.罪犯私藏、使用手机,一律给予紧闭处罚,两年内不得提请减刑和假释;5.违反以上划定,纪委、政治处一律必须三日内落实处罚,并报省牢狱治理局立案,否则一律追究有关向导责任。

2020年11月4日,周慧玲再次到唐山牢狱讨说法,接待她的办公室主任刘凯称,牢狱方面已全力了,并示意可以依据省里的政策,对历久上访的难题职员给予3至5万元的一次性津贴。时长16分钟的谈话录音显示,刘凯不止一次重复牢狱方面已全力,“你有啥证据证实我看到他用(手机)了,跟我这抬扛有什么用呢?”泉源:汹涌新闻责任编辑:覃肄灵

标签: #罪犯狱中网恋三年诈骗数十万